广西经济职业学院强制学生顶岗打工 不合格要付
首页
阅读:
admin
2020-02-04 08:48

  近日,有多位广西经济职业学院学生反映,学校要求大三学生强制参加顶岗实习。而除了顶岗实习,经职院的学生还要在大二去工厂流水线参加为期三个月的社会实践。9月5日,校方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称,此举是为了加强学生的挫折教育,并让学生有充足的实践经验,保障就业率。

  根据学校教务处发布的“关于组织2014级学生参加‘顶岗实习’的通知”,2014级学生顶岗实习的时间从9月8日起持续至2017年1月10日。其中,学校给出的单位选择范围包括了“深圳比亚迪汽车有限公司”、“爱屋吉屋”、“TCL集团”、“珠海格力集团”等18家企业。

  根据学生提供的班级群截图显示,8月20日,辅导员通知称“9月就可以离校找工作”,而9月1日,教务处则发布了这则顶岗实习通知。

  针对学校发布的实习通知,部分学生表示不理解。该校大三学生小钟对北青报记者说:“这种事往届从来都没有,到我们准备实习的时候突然加进来,谁听了也接受不了。”

  通知中特意标注出,贫困生必须去实习。在一个14级学生的班级群里,负责人9月2日晚发布消息称:“学校要求建档立卡的同学,必须按照学校的安排去顶岗实习,不管是否真心想去学校安排的顶岗实习。”

  大三学生韦同学向北青报记者称,更希望自己找实习单位,而不是由学校统一安排。此前有过流水线打工经历的韦同学称“现在真的是有阴影,不敢去了,所以我们态度才那么坚决,我们交一万元钱的学费并不是为了进厂”。

  根据学校课程安排,大二学生需要修完《社会认知实践》这一门6学分的课程,而这门课程的内容则是到工厂流水线打工三个月。

  小钟在学校学的是会计专业,在大二时,她和其他60余名学生来到了位于广东东莞的清溪富阳电子厂打工。当时她主要负责测试扫描仪,以及用酒精擦光机,“手每天都是脱皮状态,每天工作差不多11个小时。”据她介绍,工厂住宿条件比较差,“很破旧,一个晚上打死三只老鼠。”

  同样学会计专业的韦同学则被安排进广东惠州华通实习,主要工作内容是做产品目检,底薪1600元。“工作真的累,三个月休息了六天。白班是早上8点上到晚上8点,晚班要从晚上8点上到第二天早上8点。忙的时候,领班晚上7点才让去吃饭,已经只有剩饭剩菜了。一天下来,除了吃饭的两个小时和下午3点钟可以休息20分钟外,其他都是上班。”

  学习市场营销的成同学也去了清溪富阳电子厂,他的工作是测试纸,底薪1510元,其中每月还要交饭钱300元。成同学对北青报记者透露,有同学因为在流水线工作还得了皮肤病,他发来的照片显示,这位同学皮肤上出现了大量的红色斑点,惠州医院的检验结果是毛囊炎和上呼吸道感染。

  据多位同学介绍,因为条件艰苦,不乏中途退出的学生,而如果放弃或者没有拿到实习证明,则还要向学校补交540元的重修费。

  北青报记者电话联系了惠州TCL通力负责普工招聘的工作人员,工作人员对北青报记者称,目前已经有100名左右广西经济职业学院的学生在厂里实习,并称现在9月是招工旺季,用工需求比较大,愿意接收更多学生来厂里流水线工作。

  其中主要负责跟学校联络的张先生对北青报记者介绍,去年也跟经职院有过合作,但没有给介绍学生来厂里工作的相关人员付过中介或介绍费,企业方会承担包车接送学生的费用,也会跟学校有一些冠名合作等。

  针对学生们反映的情况,北青报记者电话联系了广西经济职业学院院长肖开宁。肖开宁介绍,学校现有的社会实践安排是“三段论”:第一阶段是普通的社会实践,即在流水线打工;第二个阶段是顶岗实习3-4个月,要求专业对口。第三个阶段是正式找工作就业。

  对于此次顶岗实习引发学生不满,肖开宁认为主要原因是沟通不够,“刚开学才几天,可能底下的工作人员工作简单,学生以为还是要上生产线。后来我们开会也决定,今后要吸收学生参与学校管理,学生自治。”

  而对于学生们普遍反映的社会实践条件艰苦,以及流水线工作和专业并不对口的情况,肖开宁对北青报记者介绍,让学生们去流水线是出于“挫折训练”的考虑,“这个是我们8年前制定的政策,现在学生普遍缺乏锻炼,大学后还是要磨炼和锻炼。而且我们认为职业学校的学生要有通识能力,要了解企业结构、企业安排、企业是怎么盈利的、为什么8小时要有效工作等等,了解后才知道企业怎么创造价值。”

  此外,肖开宁还透露学校对于学生要求一贯严格,“我们录取的分数是 100分-300分,是最后一批录取的学生,学生素质是最低的,要让学生低进高出、有竞争力是很头疼的问题。我们对学生要求确实比较残酷和严格,包括每天都要出早操,还要练武,还要求必须会煮十几道菜等。”

  在采访中,肖开宁向北青报记者介绍了民办高校的难处,学校收费较高也是因为民办学校主要靠学费生存,“民办学校学生占总数的20%左右,但是得到资助不到1%-2%,待遇还是不公平。我们要保证学生尤其贫困生百分之百就业,压力还是非常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