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财政经济学院:一名学生党员的抗“疫”手
首页
阅读:
admin
2020-02-18 09:23

  近日,湖南财政经济学院会计学院辅导员赵老师收到丁同学发来的关于自己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做斗争的抗疫手记,她读后很受感动。在征得丁同学本人与其家人同意后,将这份抗疫手记分享出来,给予了全校师生员工战胜疫情的信心与力量。

  今年的春节过得不太安稳,因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肆虐了本该充满喜庆的神州大地。现在是正月十六晚上,此刻,我躺在温暖舒适的房间里写下这些文字。说实话,刚刚走出医院的我,心情无法用言语来描述,但可以肯定的是,我既激动又感动,激动的是我和母亲终于出院了,感动的是那些热心帮助我们的人,是她们让我们回到了家。

  我是湖南财政经济学院会计学院大四学生,中共党员,家住沈阳,是家里的独女。1月15日,从武汉回来的妈妈开始感冒发烧。当时,我和父亲并没有在意,以为是普通感冒,但妈妈吃了药却一直没有好转,即使输液也只能短暂退烧。那时候,已经陆续有一些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报道。当时我想:不会这么巧,妈妈只去了武汉短短几天就感染了吗?一定不可能!

  世上没有一定的事情。1月22日,妈妈去医院发热门诊就诊,一个人留在病房隔离,面对漫长的等待和无数未知的情况。我和爸爸只能通过微信了解她的状态。当晚十点多,爸爸接到了疾控中心的电话,给我们的消息是:基本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我坐在房间里,强忍的泪水喷涌而出。那晚,我哭了整整一夜,辗转反侧,心里只想着快些天亮。写到这里,我甚至不愿回想那段痛苦的记忆。

  第二天,我和爸爸被要求在家隔离,不能出门了。当面对妈妈迟迟没有进展的病情时,我们却无法踏出家门,所有的焦灼和担心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我们没有办法与医院直接沟通,不了解妈妈什么时候开始治疗以及如何治疗,只能通过社区街道领导以及疾控中心领导与医院取得联系,通过他们的帮助和协商解决住院等一系列问题。我们特别感谢他们的帮助和支持。

  1月23日晚,我出现低热,由疾控中心送往另一家医院隔离观察。爸爸对我说:闺女,别害怕!当时我没有一丝恐惧,我的身体状态让我相信自己不会有事,但我放心不下爸爸妈妈。

  妈妈通过疾控中心得知我发热的情况,给爸爸发了微信说,“心疼闺女”,短短四个字却让爸爸眼眶湿润了。

  白天我还在想,大年三十我们父女俩要怎么过,却没想到大年二十九晚上,我们一家三口被分离到了三个地方。2020年的春节,对我们一家来说,真的太特别了。

  大年三十中午,我靠在窗边,阳光照进来晒在我的脸上。我想:生命有多可贵。如果能和家人一起在家享受阳光,该多美好啊!一下子,我的眼睛就模糊了。

  大年初一凌晨,推门声让我惊醒,妈妈被转移到了我的病房,我欣喜若狂。但之后的几天,妈妈所表现出的症状很严重,一直反复高烧,一烧起来就伴随呼吸急促、胸闷气短,喘不上来气。我不停地给妈妈测量体温,她连喝水的力气都没有,只能靠我用棉签给她把嘴唇沾湿。那样的痛苦和折磨,令我分外心疼。当妈妈高烧不退且呼吸困难的时候,我只能通过呼叫器和护士联系,然后又要跟医生沟通解决。平时看起来简单的沟通,在这种重症病房里变得相当困难。医生和护士们穿着厚重的防护服,来一趟病房也很不容易。我亲身体验过一次穿脱防护服的过程,很闷且不好呼吸,时间久了护目镜上会起雾,根本看不清楚。为了不浪费防护服,还不能喝水,因为要减少上厕所的次数。

  因为有我,妈妈得到了更好的照顾,也给护士们减轻了工作。但想到还存在许多未知病毒、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应对时,我的焦灼无处安放。由于退烧药要烧到38.5摄氏度以上才能用,尽管呼吸急促,妈妈也只能忍耐。我知道,那是体内的免疫细胞和病毒顽强斗争的过程,是最难熬的,但能帮助妈妈渡过难关的只有她自己,她必须以最坚强的意志力和病魔作斗争。我告诉妈妈:你要相信自己,相信医护人员,我知道你是最坚强的,因为你生下了我。

  妈妈平均每天反复三次高烧的情况持续了三四天。她吃不下东西,每一次起身上厕所都很费力,摘下氧气后呼吸不畅会加剧咳嗽,剧烈咳嗽还会引起呕吐。在那种情况下,即使吃不进东西,我也要鼓励她多吃东西多喝水。那几天的夜晚是漫长且不安的,我总期待着快点天亮。爸爸独自在家吃不好也睡不好,视频里的他眼睛肿得不行,疲惫苍老了许多……

  我手上的皮肤因干燥的空气和冰冷的水的刺激而裂开,但我无暇顾及。各种情绪在我心中积攒,唯独没有恐惧。其实,一直以来,我都是被父母小心翼翼地捧着,在我人生的这22年里,几乎没有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大家都觉得我是温室里的花朵,甚至我也这样认为,觉得自己根本经不起任何风吹雨淋。这是我第一次觉得必须坚强,感觉身上有了很多责任。我需要照顾妈妈,需要安慰爸爸,需要和医生护士联系,需要让长沙的亲人不担心,需要把我的情况告知老师和同学……亲人们、老师们、同学们都来鼓励我。远在长沙的老师和同学们每天同我和母亲聊天,时刻鼓励着我们,让我们坚强地与病毒做斗争。我坚信一切都会好起来。我第一次发觉自己内心其实可以如此强大,我什么都不怕,只是心疼被病痛折磨的妈妈,放心不下独自在家的爸爸,全然忘记了自己也是个病人。

  有一天,在没有吃退烧药的情况下,妈妈的体温一点点降下来了。接下来的几天,妈妈的病症逐渐缓解减轻。我知道,妈妈坚持下来了!

  护士姐姐们在辛苦坚守岗位的14天后,终于可以回家与家人团聚,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了。我替她们开心,但线天的相处让我们产生了默契。我发自内心感激她们,每一次监控摄像头下的呼叫和鼓励都让我感到放心,我的每一句感谢也让她们在辛苦的同时获得温暖。很可惜,我和妈妈出院时没能见到她们,希望打赢这场战疫之后,我们能一起坐下来吃顿饭,聊聊家常。

  2000元慰问费。病毒不可怕,因为有这么多人支持我、保护我。写到这里,我突然很想哭,特别想真诚地对远在长沙母校的老师们和同学们说声“谢谢!”

  月9日,也就是正月十六,在各项检测达到出院标准后,我和妈妈平安出院,我们一家三口终于团聚。我的身体状况良好,妈妈还需要一段时间进行调理,恢复健康。妈妈说:“终于可以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了。”是啊,多么难得的团聚啊,十六的月亮依然那么圆!

  作为财院的一名学生干部和员,在经历了这件事之后,我切身体会到自己担负的使命和责任,真正成长了。我深刻感受到党和国家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斗争中所做出的一切部署、指导对我的家庭提供了莫大帮助,感受到社区基层防控和基层领导的重要性,感受到学校对普通学生的关心与爱护。我为自己生在这样的国家而自豪,也再次为自己能够成为一名员而感到光荣。我将会时常以此身份鼓励自己,也相信国家会尽快取得疫情的胜利!中国加油!武汉加油!患病的病友们加油!